情感因素对艺术品拍卖价格的影响

编辑:小豹子/2018-10-19 15:52

  一直以来,爱情是不少艺术家歌颂和创作的主题,更为后来的看客制造了话题,爱情随风而逝,爱情作品的价格依然受审美和市场的决定。

  绘画中的爱情题材

  在表现爱的艺术领域里,大体上将爱区分为宗教的爱和世俗的爱。在浪漫型艺术中,宗教、骑士风(荣誉、爱情和忠贞)、个别人物的独立性,此三样为主要内容。其中,爱情成为艺术家经久不变的表现题材。

  在印象派和现代画家那里,他们就轰轰烈烈地演绎着自己的浪漫型爱情,并将这种爱情表现在浪漫型的艺术作品里,让看者感受画家与爱情的缠绵和厮杀,透视画家和爱情中的女人们的爱恨交织、巅峰与冷漠。古典绘画里关于宗教的爱已经被表现得淋漓尽致,印象派和表现主义的画家们努力打破这种限制,用他们独有的方式展现缤纷的爱情。

  毕加索的爱恨情仇及其作品价格

  在毕加索这里,这种浪漫的爱情发生在现实生活中,爱上他的女人,都倾情在毕加索身上,一直爱到她们彻底毁灭了自己。而毕加索借助于爱情激发的激情,创作了很多作品。毕加索将艺术和他真实的爱情结合起来,或者说将艺术纳入到他本人真实的尘世,这种结合表现出了一种和谐和完美。人总是永远在现实中活着,他最能表现的是自己的生活,毕加索用他的爱情、艺术的激情和艺术的才华为我们呈现了各种作品。

  

  毕加索-Buste de femme (Dora Maar)

  毕加索为第一位妻子奥尔加画的一副背影素描Picasso et sa Femme Olga se promenant,创作于1917年的马德里,这一年,毕加索和出生于俄罗斯贵族家庭的奥尔加结婚。1971年苏富比拍卖的价格为$2,520.00(资料来源:XXth Century Paintings,Watercolours and Drawing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Leonide Massine;Wednesday, 7th July, 1971 at 4.30 p.m. precisely)。很难得的是毕加索也在里面,毕加索站在左边,双手插进大衣口袋,烟斗冒出的烟圈一团胜似一团地扑向右边的奥尔加,奥尔加穿着大衣,身材高挑健美,宽檐帽微微斜倾向毕加索。毕加索的第二位妻子杰奎琳,于1954年10月8日创作了Femme accroupie (Jacqueline),57 ? x 44 7/8 in. (146 x 114 cm.),在2017年11月13日佳士得纽约的拍卖价格为36,875,000美元。

  

  毕加索-Nude, Green Leaves and Bust

  毕加索最美的作品当属为玛丽的绘画。1932年是玛丽年,毕加索疯狂地爱疯狂地画。毕加索爱一个女人就让她睡着,讨厌一个女人就让她哭泣。有两幅关于玛丽休憩的画是最美的,其一是Le Repos (Marie-Thérèse),10 ? x 18 1/8 in. ;27.3 x 46.3 cm.),这幅画创作于1932年5月17日,2017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的拍卖价格是11,562,500美元,之前在佳士得纽约被拍卖过三次,2002年11月6日的拍卖价格(lot31)为3,089,500美元;2012年5月1日的拍卖价格为(lot3)9,882,500美元。另一幅是LE REPOS(18 1/8 by 18 1/8 in.;46 by 46 cm),在2018年5月14日苏富比纽约春拍的价格为36,920,500美元。玛丽手指纤细,睡眠甜香,微风拂面,幸福嫣然。

  

  毕加索-Femme accroupie (Jacqueline)

  另外三幅不同姿势的睡眠的绘画中,Nude, Green Leaves and Bust (63? x 51? in. (162 x 130 cm.) 在2015年5月4日佳士得纽约的拍卖价格为106,482,500美元。毕加索在这幅画中充分展示了他拥有玛丽的获得感,以及他认为的玛丽的幸福安然。除了那幅著名的价值1.55亿美元的《梦》, 创作于1934年4月10日的Deux personnages (Marie-Thérèse et sa soeur lisant),39? x 31 1/8 in. (100.3 x 81.6 cm.) ,2008年11月6日佳士得纽约拍卖价格为18,002,500美元。也是美轮美奂的一幅坐姿玛丽,粉紫色、浅黄色的青春明媚的少女气息,窗外的蓝天白云,美好跳跃在毕加索的画笔下和心头上。

  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

  毕加索-Deux personnages (Marie-Thérèse et sa soeur lisant)

  毕加索画的是女人,是他的爱情,但是实际上他画的是他自己,他一个人。毕加索的妻子和情人们全情的投入和奉献,既满足了毕加索又让毕加索深感负重和累赘,他的作品中充满着爱的美好和眼泪以及分裂。这些疯狂的女人将对毕加索的爱情演绎成了宗教,把爱毕加索变成唯一的信仰。

  

  毕加索-Le Repos (Marie-Thérèse)

  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

  毕加索-LE REPOS-1932

  朵拉·玛惹,这个本身才华出众的女人,最终在占有毕加索的战争中败得体无完肤。毕加索用绘画真实记录了这段爱情的演变。我们记住的更多的是哭泣的、颜色暗沉的玛惹,但这不妨碍画作价格的五彩纷呈。关于玛惹的作品在60年代的拍卖价格比较平淡,1939年是玛惹年,一幅是水彩画“Portrait of Dora Maar”,拍卖价格是17,000美元;一幅是”Dark-Haired Young Lady(Dora Maar)”,在1966年的拍卖价格是52,500美元。还有一幅是创作于1944年油画的“Woman with a Bodice, Portrait of Dora Maar”,价格为33,180美元。毕加索创作于1938年5月20日的Buste de femme (Dora Maar),17 7/8 x 15 7/8 in. (45 x 40.3 cm.),2016年11月16日,佳士得纽约拍卖价格为22,647,500美元。

  希腊文eros表达的爱,是获得或者消费的爱,它与战胜和满足快感相关,但是这种爱的特殊性在于更多时候靠不在场维持,欲望一旦满足就会消失,这个爱的对象必须在某一时间隐没或者消失,才能使欲望再生,毕加索期待的是占有这些女人们,以及这种情欲带给他的艺术创作上的激情,他仍然以自己的生活和艺术为至高无上的事情,被他爱过的女人是他众多价值中的一种,他不会把自己的生存耗费在某一个女人身上,而她们需要毕加索的眼睛注视着她们,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,而毕加索将这种注视演绎成一幅幅作品,从而完成他作为艺术家的恒定的顽固的价值。享受毕加索之爱的,为毕加索哭泣的女人们,有多爱,有多恨,都不影响毕加索画作的价格,收藏家们干脆把爱情抹得一干二净。爱情只是刺激了毕加索的创作,为后人留下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了美而已,他的情人们,存在过,又不存在。

  

  毕加索蓝色时期画作《昂杰·费南德·迪索多的肖像》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

  夏加尔将爱情原样搬到了画布上

  但是在夏加尔那里,这种浪漫型的爱情却是另一番情状。夏加尔活了97岁,也有两段婚姻,但是他对爱情的态度与毕加索截然不同,因此画也不同。夏加尔描述他的妻子贝拉:她的沉默如我,她的眼神如我,她似乎知道我的一生。夏加尔执着鲜明地表现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,他首先完成的是自己,他描述爱情的画面上永远都是他和贝拉相偎相依在一起,他拥着、捧着、举着、贴着贝拉,即便只有贝拉一个人,也是在贝壳中、在马背上,在一切他喜欢的东西当中被爱护着,能让看者感受到夏加尔注视的眼睛。他将他的真实生活似梦似幻地表现出来:我要拥着你,我爱着你,我依着你,有我就够了,有你就够了。

  画中的背景似乎非常杂乱,他把世俗生活中的各种事物、犹太教的各种因素迫不及待地找个空地儿展现出来,用暗色调和模糊的笔触处理这些东西,这些都是爱情的滋养和后盾,只为衬托他和贝拉的爱情。这份世俗的爱情只有一个核心:我们爱着。夏加尔的爱情作品,与看者是没有距离的,是让看者久久不愿离去而沉浸其中的,至少是无限期待的。有时候我们可能会怀疑夏加尔是在画画还是在记录他的爱情,他纵情恣睢地表达他的爱情的唯一内容,因而显得单一纯美。

  夏加尔的作品到2017年拍到了千万美元。他的高价作品都关乎爱情,2017年11月在纽约拍卖了夏加尔的阿莫科鲁斯(Les Amoureux,46? by 35? in.; 117.3 by 90.5 cm ),创作于1928年,拍卖价格为28,453,000美元,成为他的最高价拍卖作品。第二高价是2017年5月15日佳士得纽约拍卖的Les trois cierges,价格为14,583,500美元。第三高价为2016年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拍卖的L’hiver,价格为7,639,500美元。

  

  夏加尔-阿莫科鲁斯(Les Amoureux)

  莫迪里阿尼作品中保持距离的爱情

  1917年他与让娜·赫布特生活在一起,他一生中绝大多数的作品基本上是在1917-1919年画出的,1920年,在巴黎死于疾病和酗酒,第二天让娜跳楼自杀。莫迪利安尼的女性肖像画,最大的特点是脖子被拉长了,鼻子细长,头微微斜着,眼睛一高一低,细长,眼白少瞳仁多,肩部下垂,面部若隐若现着淡淡忧伤和坚韧,一如在海上诞生的维纳斯。莫迪利安尼的女性裸体肌肉紧实,腰部柔韧细长,体现了一种青春且单纯的力量。他的画背景简单,有时就是莫迪利安尼喜欢的那几种颜色的分布,不喧宾夺主。

  据说莫迪里阿尼从来不会画女友裸体,他与画中的女人,包括他的情人(妻子)保持着三步距离,她们绽放着优雅和自信,不谄媚爱情,不关注自己的身体,却关注自己。莫迪让她们的眼睛蒙上一层雾气,用雕刻的手法处理眼珠,从而遮盖了情绪,用细长优雅的脖颈和丰满有力的肢体来表现女性的美,她们只是坐在或者躺在那里,处理手法更多地靠近了莫迪曾经热爱的雕刻。

  

  莫迪利安尼-JEANNE H?BUTERNE (AU FOULARD)

  价格最高的是2015年中国买家刘益谦买的一幅《侧卧的裸女》,价格为170,405,000美元。2018年苏富比纽约拍卖《向左侧卧的裸女》,价格为157,159,000美元,这幅画在2003年佳士得纽约秋拍的价格为2400万美元。莫迪为他生命中两个重要的女人花了很多画,其中JEANNE H?BUTERNE (AU FOULARD),36 1/4 by 21 1/4 in.创作于1919年,拍卖价格为38,509,000英镑。

  画中人物与画家,与看者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,符合莫迪里阿尼的:你用一只眼睛看世界,用另一只眼睛看自己。夏加尔因为爱的美满和投入,把看者深深地带进画面,将自己替换成画中人物,而莫迪不需要,拒绝他自己这么做,也拒绝看者进入他的画面。

  梵高爱而不能的爱情和巅峰绘画

  梵高的生活是下行的,一次次的失败深深地攫住他,他努力扭转这个状况却终生无能为力,他依靠弟弟西奥为生并追逐理想,他的世俗爱情注定让人吃惊。

  梵高在咖啡馆遇到了妓女西恩,他的宗教救世主心态爱上了她,1882年4月,也就是梵高还在练笔的时候,为她画了一幅sorrow(18 3/8 x 11 7/8 in. (46.7 x 30.2 cm.) ,2005年2月7日,佳士得伦敦拍卖了这幅画,价格为680,000英镑。2012年6月20日佳士得伦敦再次拍卖,价格为1,329,250英镑。梵高深受荷兰写实主义的影响,画面的气息就是疲惫,无所适从。梵高没有真正经历过尘世的爱情,每一段经历都被他神圣地追求,当他丧失了在尘世谋生和寻找爱情的能力后,彻底将绘画作为宗教般追求,画面上的事物都带着宗教般的狂热,和他无处释放的激情。此外,我们没能看见梵高的爱情和爱情的作品。

  

  梵高-Sorrow

  他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大自然, “在田野里”创作于1889年,在2017年11月13日佳士得纽约的拍卖价格为81,312,500美元,是21世纪以来梵高所有作品中最高的一幅。“阿里斯康小路”创作于1888年11月1日,是梵高阿尔时期的巅峰之作,在2015年5月5日苏富比纽约的拍卖价格为66,330,000美元。“ 静物画: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”创作于1890年6月中旬,在2014年11月4日苏富比纽约的拍卖价格为61,765,000美元。梵高击剑般地描绘的丰富多彩的野花,饱含情感,为所欲为。生活无能,爱情无能的梵高将激情挥洒在描绘大自然,没有爱情,只有绘画的激情,是更为纯粹的艺术吗?

  要想进入毕加索的画里,看者是会顾虑画里已经有了强大的毕加索存在着;而对夏加尔的绘画,看者就认为自己是画里的一个人物,代入感非常强烈。毕加索藏在画里,夏加尔完全展示在画中,莫迪始终站在画布前几米,梵高在空中透过画面凝视自己。

  如何看待爱情绘画

  看者判别一幅画作美不美,若是须理解绘画知识,这种逻辑判断不是非专业的一般看者能够在短时间内掌握的,不是他们需要的。他只是凭借想象力和自己对绘画的悟性进行主观判断,因此,画作和看画者之间,是表象和主体之间的主观联系,联系着主体的生活情绪和某些经验,形成一种快感或者不快感,使得心灵在情感里意识到它的状态,这就是看画者的判别力和判断力,也就是一种审美,这是一种纯粹的欣赏,不带有任何利益关系。看画者看爱情主题的绘画时,夹杂着自己的情感经历、对爱情的理解、色彩和构图、美的积淀,加之对画家和画作的稍许了解,就能够立即形成自己的情感。绘画带来的快适感和愉悦是一种主观感受,不需要爱情规则和原初的概念来限定看画者的喜欢。

  而对这些爱情画作价格的判断,不属于审美范畴,而属于市场范畴,他根据一些客观因素,如:拍卖市场的价格走势、该画家作品拍卖的长期和短期价格趋势、该画家在艺术领域的声誉及影响力、收藏与投资市场对画作的兴趣和投资倾向、公众对该画作的认知程度等,来估计该画作的价格区间,同时,也会很微妙地夹杂自己的主观偏好,作出一个基本的市场拍卖估价,这可能需要建立一个模型来综合说明,更可能是依靠这个富有经验的看画者的直觉和经验判断。对于那些真正要购买的人来讲,主要评估自己的购买能力,以及画作的稀缺程度,至于爱情画作本身如何,则考虑得并不多。因为爱情,大多就是那样演绎的;大多就是两种:幸福的和不幸福的。收藏家们则懂得爱情主题绘画的画家们的表现能力。